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qm451203 - 楚汉漂流客的博客

邀友柬:一道构图摄景珍藏神游精彩记忆,共同吟诗赋曲抒发遐思奔放情感。

 
 
 

日志

 
 

[原创] 少壮惜别泪盈盈,古稀幸逢情绵绵 — 散文一篇  

2017-03-31 23:3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壮惜别泪盈盈,古稀辛逢情绵绵                               
    军工离别30余抒怀

时逾三十年幸会同事赠联
      少壮背井离乡穷山僻壤共患难苍凉    
  古稀访都市雅楼俱喜乐重逢温润

         位于浙江省淳安县唐村区的国营9303厂 兵器工业部在1965年组建的一家中型军工企业,1700名职工,大多数来自全国和全省各地其中年轻人占全员比例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
       为了忠实恪守靠山、隐蔽、分散”、“依山伴水扎大营”军工企业战略布局决策所有厂房和仓库,全都一条长达三千余米的深邃狭窄山谷之中,一面浩瀚千岛湖水阻隔,三方巍峨群山峻岭遮蔽。 用砂石、黄泥、石灰搅拌成三合土所构建的职工宿舍,则三五成群地散布在一条条小山沟里。整个厂区和生活区仅有一条可供勉强交会的沙石路,所有职工和物资进出则完全依赖船舶输送日常除了周边的数百户山村农民及来访的家人,工友们没有与其他外来人员交往的机会。 
       刻意选择的这种闭塞地域环境,顺势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寂、荒疏的另类小社会
       历时二十年一成不变的山野屏蔽生活,使得蜗居在这片狭小天地的人们普遍养成了淳的性情;因此蕴育出一种生活上同甘共苦、物资上互通有无情感上彼此关爱的浓郁合力;尽管人们各自存在不同个性与生活习惯,依然衍生出许多胜似兄弟姐妹、父母子女一般友情圈  
                                                                             
       在八十年代初国家军工企业体系布局大调整的历史背景下,该厂至1980年截止便不再承担生产军品的任务,隨后正式撤销军工系统编制。 此时,有不少工程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纷纷申请外调或另谋职业;绝大多数职工则在1986年底前后,随厂陆续迁往浙江省嘉善县魏塘镇。    
       由于大批技术人才外流,加上军工生产设备和随厂职工技能过于专业化,搬迁之后的企业规模严重萎缩,市场竞争实力极度衰弱即便有民品立项也难易如愿成就。从此,随迁职工的人心涣散贻尽,紧接着又宣告破产
       鉴于上述境况,国家和省政府采取了区别情况、适当补偿、分别安置救助措施 于是,随迁嘉善县的职工再一次面临留当地求职,或异地谋生,或提前退休、或遣返原籍的无奈选择,从而再度促成了大量人员散落四面八方的局面
       据悉前中共中央常委兼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同志卸任之前,几次谈及军工布局大调整期间,大批职工未能得到妥善安置的问题时曾经由衷地仰天垂泪悲恸自责。其实,老军工人普遍都明白发生此种状况为国家方针大略使然,从来没有出现过怨天尤人、聚众生事的混乱现象,反而充分展示出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朴实襟怀!
               
        我原籍系湖北省武汉市,1966年6月从湖南282厂调入浙江9303厂工作和妻子于1984年3月再奉调地处浙江省兰溪市5325厂,从事民爆产品工程项目建,以为过渡产业的非标准设备制造安装项目的设计与工艺业务。我俩5325厂工作10年之,又携手游历浙、赣、陕、甘、鲁五省,先后在化纤、建筑、机械、摩托车、汽车等行业打拼了20多年
       我俩1986年之后由于种种原因无缘再回易地破产的9303厂。加上当年书信往来唯一通讯方式所造成的困扰,无法天各一方的众多老工友鸿雁往来因此绝大多数人联系达三十年之久
       
       当年风华正茂的一千多位工友,尽管如今已是七旬光景和年龄更者,但是其中大多数人长年心存缅怀老军工厂、眷恋同甘共苦老同事的纯真情结。近些年从四面八方赶往早已化为一片废墟的老厂址怀旧的现象特别多,据传还有一些人在当地举办过一些小规模的联谊会。
       从各地远道而来的老人们,在你来我往的频繁探访过程中不免相遇,并且彼此转告了各自了解工友着落,如同穿针引线逐渐串联了不少人员中断多年的讯息使更多的老人幸获重续友情和相约聚会的缘分。 
       
        我俩和二十多位老同仁,先后定居在临近千岛湖、毗邻淳安县建德市新安江镇岂料俱成为一些外地同事厂怀旧之行的休憩驿站讯息网点;凡是遇有前来探友或怀旧的过往老同事,都会在第一时间彼此转告。
       我夫妻正是在这种口口相传方式下,同一些久别老友倏然相会的。在今年的3月21日,再又因此获悉五位旧友自远方来的音信。
       当时恰恰在新安江镇的十四位人商议,为了庆贺这次三十多年以来难得的幸会,着意选择了一家冠名“喜乐”的大酒店作为与五名老同事重续往昔友情的聚欢场所。在连续两天热情洋溢的酒宴上,老人们在回忆陈年轶事、谈论离别境况之余,都情不自禁轮番纵声高唱了情谊的歌曲。我则因为不善歌唱,当即草拟并念诵了一幅颂联助兴;还朗诵了2014年亲赴老厂观瞻之后发表在网易博客的一首诗:《凭吊一片废墟的工厂》,不时引发了众友的声声共鸣

        散席之前按照诸友的盛情要求,许诺以这次聚会忆旧内容为主线延伸话题,专门写一篇散文连同颂联发送微信群和搏客圈,以便各位老友转发给更多老同事分享这次亲密欢聚的好性情。同时,我和妻子亦期盼借此方式,尽早圆满地还原我们三十多年以来梦寐以求友情圈。
       为此,我悉心颂联同拙文和盘托出并连夜网,殷切期望远在四面八方的各位老同事,能够尽早看到这些怀的墨迹,从中了解我和妻子对他们长年思念不已的一片真情。                                                                   
                                                               2017年3月21日于建德市喜乐大酒店撰联,3月31日子夜联、文同发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